现任方丈:释能显法师
页面功能:【字体: 】 视力保护色-【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 】  浏览次数:5423  【关闭窗口

   

    一个一丈见方的“禅”字匾作书斋的背景,中间一方茶几,上置朱砂茶具,壶内有袅袅冒烟的茶水。茶几左右是林立的佛书,能显法师身披棕色袈裟,盘腿端坐在蒲团上,采访就在弥漫着茶香禅意的“心香斋”里开始。

   法师于14岁出家,这应说是一种佛缘。法师的父母都是虔诚的佛徒,兄妹四人,其中三人出家,圣寿寺原主持道法禅师是其伯父。

   还在牙牙学语时,法师就开始学念佛经,每天跟着父亲念“准提咒”入睡;走在路上,也是一边数电线杆一边念经。年少时,他不喜欢在街衢,村落玩耍,却愿意在寺院中-在山水间消磨童年的时光。除上学读书外,课余-寒暑假都寄宿在仙岩寺伯父身边,在沉钟暮鼓中起息-在青山绿水间游戏-在佛法妙理中领悟,瞑瞑中佛光一直为他引着路。年少的法师早就把宏大的心愿融入梅雨潭的碧水间,把铿锵的誓言铸进大罗山的脉理中:愿将此身奉尘刹,是则名为报佛恩。

   12岁那年,父亲说:有人7岁当宰相,有人12岁当都督,你准备承担什么责任?当时法师没有正面作答。后来,那首在云冈石窟佛陀像下拍的照片后所提《梦归石窟》的小诗应是他结于心间-一直想要呈现给父亲的答案:请不要随意擦干我的泪/因为此时我已回归自我/我从风干的石窟走来/去往大地的深处/那里有我未了的世缘/我又将回归到石窟的故穴/凝固成佛陀座下永远的右侍。

   每每站在佛祖释迦牟尼前发愿舍身弘法报佛恩时,他都会心潮澎湃,泪眼婆娑。

法师于1989年以入学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闽南佛学院,1998年在厦门大学取得硕士学历,2001年考入北大哲学系读研。学校规定求学的僧人在校园里不准穿僧装,对此法师不能接受,提出异议:如果脱下僧装不可,那情愿不上学。后来学校做了让步,北大僧人穿着僧服上学就此开了先河。

  穿僧服-吃素食-严守佛门清规戒律,对一个身处红尘凡世高等学府求学的佛家,意志力是最忠贞的卫士,而这种超凡的毅力炼就于佛门“戒-定-慧”的熔炉。

  与老师-学生交往,他不饮酒-不参加娱乐活动。同学会时,对这位特立独行的僧人,大家尊重他的执着,会给他准备素食。在他的倡导-劝说下,一些同学也跟着他吃素。

  献身者心目中的使命感到分外沉重。27岁那年,澳大利亚华侨盛情邀请能显法师出国主持道场,但当他被邀到江西,面对有“天下第一禅林”称誉的慈化寺破败的现状,法师痛心疾首,他毅然决定放弃出国,应允去慈化寺任主持,躬身光复慈化寺。历精图治,这个湮灭了半个世纪的古寺,终于香火重燃。在这块穷乡僻壤,法师以慈悲为怀,多方奔走募集钱物,救助贫困失学儿童,救济贫穷百姓。

  朔州崇福寺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解放后却一直香火难续。那年能显法师接任主持任务后,致力恢复工作,多方运作,劳心劳力,使这个沉寂多时的名刹出现钟鼓齐鸣-华幢翻飞的盛况。

    法师向往一衣一钵四处云游,随处安居,随处授法的原始僧团的生活,但是伯父道法禅师的遗愿牵制了他的足迹,2003年,他回到圣寿禅寺任住持。

  南方丰裕的物质生活,在佛门中的某些个体身上也会产生腐蚀作用,面对寺院道风日下,法师不畏邪恶,肃正道场,制定一套规章制度,严格按照丛林的要求管理寺院。其中有阻力,有险恶,但邪不敌正,对那些不守寺院规则,做了出格事的僧人,法师奉劝他们退出寺院。后来这些人也心服口服,悔过自新,重立佛门。3月30日那天,一个原在仙岩寺现在梅头的僧人就双手作揖,来向法师请教求助。

  “佛学提倡的是人间佛教,人间就是佛国,是佛的净土。我们每个人在净化自己的心灵的时候,我们的社会也得到净化。每个人都要做好事,美化我们的社会,和谐我们的社会。”——作为温州青年联合会的委员,法师的这些话就是他心灵的剖白。他成立“菩提基金会”,他办杂志,建网站,办佛学院,组织鹿城区青年佛学会,就是为美化人的心灵,美化我们的社会。这就是一个僧人的独特之处,他的目光不只是落在佛门,他要用佛学服务与社会:民工的法律援助-青少年的心理咨询-反毒品宣传-环境保护等等。

  使命得用行为来兑现。地平线上有一个高大的苦行僧的背影,他的步履匆匆又匆匆,为提倡“人间佛教”,他劳心劳力,用实实在在的行动,来了却他那“未了的世缘”。

本文作者系<世界温州人>的记者---施菲菲

上一篇: 仙岩寺越奇和尚:断臂造连江桥(清)
下一篇: 找不到相关文章
Copyright © 2008-2011 温州寺院 温州市圣寿禅寺(原仙岩寺) 那兰陀佛学院 2012年禅修夏令营活动
法师介绍: 能显法师 续智法师 隆波通尊者 正念动中禅 版权所有